pk拾正规彩票网 北京pk拾官网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上級新聞

粉巷財經: ?浮盈超100億,陜煤“副業”風生水起?

發布日期:2020-08-06     作者: 信息員     瀏覽數:182    分享到:


10萬產業工人,6000億元資產,5000億元銷售收入,5000億元A股市值,實現500億元利潤……

去年,陜煤集團董事長楊照乾在“十四五”規劃提出16555目標。

同年,陜西煤業以3025億元營收、155億元利潤,繼續蟬聯陜企盈利之王。

除主業持續發力之外,粉巷君(IDnbdfxcj)注意到,其旗下上市公司陜西煤業(601225.SH)近年來在“副業”方面亦涉足頗深,如股權投資盈利已然成為其新亮點。

先是6月底股權投資浮盈超過100億元,收益率100%,后又減持隆基股份約1.39億股,獲利規模約65億元。

一家地方能源類國企,投資做得風生水起,如此積極地去擁抱資本市場,開展投資嘗試,這是一個令人意外且欣喜的變化。

能源巨擘為何搞“副業”

投資業務的背后,是陜西煤業走過一段“彎路”后,對于多元化戰略的重新梳理和定位。

十年前,陜西煤業母公司——陜煤集團就意識到“不要把雞蛋放進同一個籃子”。其業務布局不僅有建筑施工、機械制造、電力、物流、金融服務等,更是先后通過子公司進軍飲水行業,通過資本運作進入乳制品行業……

不過這也一度被詬病為“主業雜亂”。

2014年4月,楊照乾任陜煤集團董事長后,開始轉變思路:專注主業,圍繞煤來發展,逐漸退出與煤無關的業務。

這在后來被更精準地概括為 “去雜歸核”。

此后,逐漸從業務多元化轉向圍繞煤炭主業的多元化,陜西煤業亦積極布局新材料、新能源等細分行業的領軍企業,而實現方式就是股權投資。

2017年開始,陜西煤業引入了知名私募——朱雀投資(2018年“私轉公”后,其證券投資業務全部轉至朱雀基金平臺),尋找優秀標的進行投資。

而另一層面上,面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,新能源和新材料被陜西煤業視為突破口。基于該領域的多年深耕,其自有技術需要邁入產業化,投資相關行業的領軍企業也就成為核心路徑。

比如,納米流體吸能新材料、透明導電薄膜等15項成果過半數已開始生產。

陜西煤業還曾專門設立200億元轉型創新基金,布局相關跑道上的領軍企業……

如此,再說到搞股權投資,也就不足為怪了。

持股多家上市公司

粉巷君梳理陜西煤業投資標的,發現其主要瞄準新能源、新材料領域等與主業互補的版塊,投資相關龍頭企業的股權。

2017年6月,陜西煤業董事會批準一項對外投資額最高為30億元的投資業務開展議案,是其投資業務的開端。而僅僅半年,其投資資金就進入百億級別。

同年,陜西煤業陸續與朱雀基金、西部信托合作,設立朱雀基金-西部信托·陜煤朱雀新材料資管計劃、西部信托·陜煤-朱雀產業投資單一信托(以下簡稱“陜煤朱雀產業信托”),主要的股權投資皆是圍繞這個資管計劃和信托進行。

陜西煤業的股權投資力度亦不斷加大。年報顯示,從2017年至2019年,其股權投資額從35.76億元增長至121.04億元,漲幅238%

那么什么樣的企業更受陜西煤業青睞呢?

從行業上來看,從2017年至今,陜西煤業主要投資了隆基股份(601012.SH)、贛鋒鋰業(01772.HK)和寶鈦股份(600456.SH)等企業。其投資標的主要是圍繞著其主業上下游的企業,當然這也與其戰略布局密切相關。

具體來看,陜西煤業對于隆基股份的股權投資,就主要圍繞陜煤朱雀產業信托來展開。

2017年7月至20181月,陜西煤業和一致行動人陜煤朱雀產業信托,分別增持隆基股份9959萬股、10.95萬股,占隆基股份總股本的5%,投資金額合計約27.15億元(皆以2017年增持均價27.23/股計)。

相關公告披露,20182月至8月,陜西煤業增持隆基股份約8319萬股(2018年配股新增約3983萬股),累計增持數量占總股本的2.98%,增持金額 16.60億元。20195月至12月,陜西煤業增持隆基股份約3804萬股,占總股本的1.01%,累計增持金額為8.52億元。

至此,陜西煤業累計增持隆基股份金額約52.27億元。陜西煤業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隆基股份數量為3.28億股(其中因公司20194月配股新增股份6683萬股),占總股本的8.69%

同時,2019年陜西煤業還通過知名公募機構朱雀基金,曲線持股全球領先的鋰化合物生產商——贛鋒鋰業。從201910月開始,朱雀基金累計加倉約24次,持股比例一度達到28.13%

2019年10月至12月,朱雀基金累計增倉13次,累計增持1753萬股,期間股價在1317港元之間波動上升,取中間值15港元/股,增持金額約2.63億港元,約合人民幣2.38億元。

2020年1月至7月,朱雀基金累計加倉11次,增持1718萬股,期間股價主要圍繞2930港元附近波動,粗略估算其增持金額約為5.15億港元,約合人民幣4.66億元。

至此,朱雀基金對贛鋒鋰業的股權投資額合計約7.04億元。今年2月,陜西煤業財務部副經理楊娟娟還被提名為贛鋒鋰業的非執行董事,為朱雀基金提名。

今年5月,朱雀基金作為寶鈦股份引入的戰投方之一,旗下7家基金合計出資10億元,認購5184萬股,本次公開發行后,朱雀基金持有公司股權比例預計超過5%。其中認購金額最大的是陜煤朱雀新材料資管,出資8.5億,認購4406萬股。

據寶鈦股份一季度財報顯示,陜煤朱雀新材料資管和陜煤朱雀產業信托共增持寶鈦股份787萬股,增持資金約1.80億元(以報告期末收盤價22.82/股計)。

不論陜煤朱雀新材料資管,還是陜煤朱雀產業投資信托,背后的支持者皆有陜煤集團。其投資邏輯也愈發清晰:聚焦與主業互補的新能源和新材料行業的領軍企業,通過與專業的投資顧問合作,曲線持股上市公司。

股權投資浮盈超百億

陜煤集團官網披露,截至今年6月底,陜西煤業股權投資浮盈超過100億元,收益率100%。而三年間,其投資收益增長率亦高達40%

在此期間,陜西煤業投資的隆基股份股價早已水漲船高,成為西北的市值之王。截至728日收盤,隆基股份總市值2002億元。

隆基股份723日公告稱,陜西煤業通過陜煤朱雀產投資信托減持1.39億股,陜西煤業持股持股比例降至4.999%。在此期間,隆基股份維持上漲,主要圍繞47/股波動,以此價格水平粗略計算此次獲利規模或超過65億元。

至此,陜西煤業持有隆基股份1.886億股,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4.999%,市值約108.11億元(730日收盤價57.32元計)。

以此估算,陜西煤業投資隆基股份股權合計獲利約120.84億元。

再說到其投資的港股公司贛鋒鋰業。

近三個月,朱雀基金7次減持贛鋒鋰業。截至77日,朱雀金合計減倉876.32萬股,以最后一次減倉均價44.22港元/股計,獲利規模約3.88億港元,換算為人民幣為3.51億元。

目前,朱雀基金持贛鋒鋰業4600.96萬股,市值約19.83億港元(以730日收盤價計),約合人民幣17.93億元。

以此估算,朱雀基金投資贛鋒鋰業股權合計獲利約14.4億元。

而今年新進入的寶鈦股份,受鈦價上漲影響,股價已經上浮59%。陜西煤業通過陜煤朱雀新材料資管和陜煤朱雀產業信托,合計持有787萬股,市值約為2.86億元。除去增持資金,股權浮盈約1.06億元。

粉巷君粗略估算,陜西煤業截至目前為止,股權投資收益約為136.3億元。作為能源型的地方國企,股權投資盈利頗豐,這確實讓人感到意外。

印象中,以往陜西國企的投資業務,在運用金融工具上趨向于保守。如陜西煤業這般通過資本運作優化資本市場布局,實現國資保值增值的案例并不多見。

不過近年來,陜西國資動作頻頻,聚焦主業優化、國有資本布局結構的問題亦被省級層面頻頻提及,如陜旅重組陜體、延長重組陜天然氣、陜建重組延長化建……

路徑也相當清晰,即圍繞主業,整合上下游資源,推動國企保值增值,實現國資證券化。在此邏輯下,陜煤是一個值得學習的樣本。


上一篇:重裝集團黨委中心組舉行“以案促改”第一次專題學習研討 下一篇:省住建廳副廳長劉浩一行到陜煤集團調研交流黨建工作